亚洲视频网站欧美视频网站,亚洲视频无码高清在线,亚洲日韩视频在线看观看


操破苍穹11(后篇)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

操破苍穹这系列我实在是蛮喜欢的,从第1集看到第11集实在很过瘾,但是我一直等续集却一直等不到,所以我就想说去找找看到底有没有更新,孰不知一找早已更新到第12集了,看板上没有人帮忙更新,就由小弟不才先补





二娘浑身上下抽搐起来,我知道二娘高潮了,她身子弓成野狼唤月一般,强
烈的刺激让二娘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。

  我看的也差不多了!『呸』狠狠吐了一口唾沫,眼神一挑,剩下三具傀儡也
向二娘围了上来,此刻七具天妖傀围上了二娘!我见再看下去也没有意义,撇撇
嘴嘟囔一句,身子如燕鸟穿梭一般,掠进了父亲闭关的山洞之中……

    …………
   
    沿着扭曲的洞壁,脚下是粘稠的碎石,扑鼻而来的还有那潮湿味道,有些刺
鼻,却依稀有些古老的腐朽暗香。

   
  在一片布满了碎石的洞窟尽头,这是一方漆黑的天地。

   一席黑袍的清秀男子在一团如天幕般灿烂的光晕之中闭目漂浮,璀璨的淫气扑
面而来,萧潇的双眼似迷离似刺眼,微微眯了起来,随着那男子他的衣摆不停的
随风飘蕩。

    他,是谁?

  突然,洞窟之内一阵地动山摇,萧潇望着响声的方向望去,男子的胸口一阵剧烈
的金光遮天盖地!那是……她记得那是母亲说的《陀舍古帝玉》,那麽说这男子便是她的
父亲?萧炎?

    父亲?

    夜。山风幽幽,如烛火般的金色火焰在山洞里摇摆颤抖。倾斜而下。朦胧垂挂、如天幕倾洒,山洞之内斑斑昏黄渲染的如蜡似蕉。

    吼哦!

    一阵撕天裂地的怒吼。

  忽的漫天尘沙,碎石如同惊天一剑连绵呼啸,将山洞之内无尽的黑幕劈开一道金色的长痕。

    冥冥之中一只巨兽从恆古的睡眠中苏醒……

  巨兽如一团浩月腾至洞窟之颠,斑斑点点之间君临天下!

  如沈睡万年的盘古,从临人间。

  跨越天地,踏出梦境……

    下一刻,一只金色的巨兽与虚空上的黑袍男子狠狠的撞在了一起。一时之间金光盛世,天地肃杀……

    一道血芒,诸天飘蕩。

    父亲?远处的萧潇眉角闪过一抹刺疼,虚空之上黑袍男子辗转翻滚,如同流星陨落过。狠狠的撞在了洞壁之上,使她的心中又添一抹刺疼!

    吼!

    脚点虚空,萧潇皱着柳眉,一往无前向那虚空之上的巨兽扑去。

    一道白光瞬间充盈整片空间。

  白泽如雪,金光盛世。

  萧炎在昏迷的前一刻。依稀看见一个女子。她,静静地呼吸,吐息如幽兰。缓缓的睁眼,睫毛如沧海。那如无尽深渊的凄美瞬子,那如腊月寒梅般的绝世面容……

   他怎能想象的到!原来他的女儿已经出落成这般的美人了吗?
 
   虚空之上,白泽掠过,她的眼……微冷,却透着无尽清!

 “吼!!!”

    她幻化成了本尊《七彩吞精蟒》如银蛇出动,顿时山洞之内斑斑银芒闪耀。

    银光过处,天地轰鸣。
  
    那金光中的巨兽重创萧炎之后,掠向了飞速而来的巨蟒。

  山洞之中一片肃杀,一道狂风呼啸。森白诡异的白光,以及那璀璨无比的金泽,如二道刺股的寒风冰封天地,又似澎湃的金色巨浪。

    金,白二光呼啸而来。

  夜,如此深沈。光,一往无前……

  在金白二光碰撞的电光火石间,萧潇化为巨蟒的双眼闪过一抹讶然,她看清了金泽中的巨兽——太古淫龙?


  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   “哎哟”一阵痛呼声传了出来。

  萧炎幽幽转醒,拍着发蒙的脑袋,皱眉擡头间,只见一袭白袍的女子,仿佛能将黑幕点亮一般,面色有些苍白,静静的盯着自己。
 
   “……你……你是什麽人?怎进我星坠阁后山??”

    萧炎脸色大变,四处张望,见此刻在一处巨大的礁石洞府,顿时惊呼“不管你是谁,快走……有只逆天的太古淫龙潜伏在这里!”

    萧潇只觉得有些好笑。看来眼前的父亲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,虽然这点另自己很气恼,不如先不告诉他身份,然后狠狠戏弄他一番。

    想到这里她只是默默的蹲在萧炎身前,双手托着下巴直勾勾的盯着父亲一阵猛瞧!萧炎看着面前这女子的,眉头微微一皱!暗道这女人不会是星坠阁的女弟子吧?八成是迷路了才进了自己闭关的山洞。只是,为什麽这里盘踞着一只太古淫龙?这倒是除了小老婆紫研外遇过的最强的太古淫龙了,以如今自己的实力居然不是它一招之敌。

    而且,萧炎看了看自己的小腿,那里已是血迹斑斑,那个伤口成暗紫色,千万不是什麽太霸道的淫技才好啊!

    萧炎暗暗皱了皱眉头,捂着小腿,擡头看着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看的女子,轻轻出了一口气。

  「弟子?」他问道。

  「……」她沈默不语。

  「疯子?」他追问

    「……」她依旧沈默。

  「兔崽子。」他有些恼了

    「……」她沈默一会,狠狠的将如玉的手掌拍在了萧炎的伤口上,她怒嗔道“对,我是兔崽子!”

    “哎哟!”萧炎疼的一阵嘶牙咧嘴,刚想狠狠修理一顿眼前的女人,忽的想起,这一刻似曾相似。

     云韵!?

    那个记忆中的女人!山洞中的那一夜刻骨铭心。只是,她却不是他的妻。如同他忘不了对云岚宗的深仇血恨。也如同她忘不了云岚宗的养育之恩,所以他们无法结合。

     她有云韵的影子,他又怎麽下的了手?

     …………

     漆黑的洞穴,伸手不见无指,萧炎摸索着洞壁沿着边缘缓缓走着,誓要找到出路,因为小腿上的伤口,他走的很慢,而那不知名的女子却一直跟在其身后。

    “那只太古淫龙怎麽不见了?”萧炎缓缓问道

    在这般安静的氛围中行走了足足十来多分锺,就在萧潇实在有些受不了这种寂静得能让人发疯的黑暗之时,忽然见父亲发问,下意识道“被我赶跑了!”

     忽然,前面的萧炎顿下了脚步。

    “啊…”

     身体收力不急,最后撞在了萧炎的后背之上,两团发育良好的胸脯,在压力的作用下,顿时在萧炎背上被压缩成了两团软软的小圆球。

    亲密的接触,让得萧潇俏脸绯红的急退了一步,羞恼道:“你干嘛啊?”

    先前的那番柔软接触,同样也是让得萧炎重重的呼了一口气,干咳了一声,捂着自己的小腿咬着牙道:“腿疼。”

    闻言,萧潇黛眉微蹙,上前两步,望着萧炎的小腿,实在想不到一直在心中伟岸无比的父亲,居然会呼疼?撇撇嘴,有些不满道:“淡定!”

    萧炎皱着眉,汗如雨下,摇了摇头:“淡定不了。”重重出了口气,一屁股坐了下来“再定下去蛋疼!”   

  这时,萧炎已经开始支撑不住脸色苍白,有些进入昏迷的状态,萧潇急忙上前把父亲抱在怀里,另一只手却触及到那血迹斑斑的小腿处……

    血迹湿润的黑袍,勾画出萧炎那惊世骇俗的鸡巴。

    她脸色一红,扶着萧炎坐在一旁,然后把那两裤脚撕开,定情一看,脸色由红转白,那个伤口分明的淫技,向七彩吞精蟒一般,上古淫兽皆有本命技能,比如她的《吞精》,以及太古淫龙的《龙蜒》,这分明是太古淫龙的龙蜒,萧潇愁眉不展的看着她父亲。

  只见那个父亲躺在床上,呼吸急促,满脸胀得通红。

  萧潇愁眉不展、自言自语的说:「怎麽会是龙蜒?太古淫龙的龙蜒。」

  当她一说出「龙蜒」两个字时,禁不住脸上发热,红云飘起。上古有三大异
兽名曰,其一七彩吞精蟒,气吞天下精!其二太古淫龙,一口龙蜒失心天下物,如
无异性交配,受淫火攻心而死。

  居然是龙蜒,萧潇咬着珠唇盯着父亲的小腿伤口,那个从小仰慕的父亲,那个梦里梦外出现无数次身影的父亲,如果他体内的淫毒却没法解去,那麽期盼了长久的天伦将碎了吗?

    我该怎麽办?母亲!?如果是你,你会怎麽办?可是她永远找不到答案,因为这里只有她与他,虽是父女,却也是男与女!眼见父亲的脸越来越红,呼吸越来越急促,萧潇的心狠狠的纠了起来。

  「怎麽办?怎麽办?……」萧潇低低自语。

  想起母亲和伯伯在飞船上的不伦,萧潇终于作出了决定。母亲连你都为了一己私欲与伯伯如此背德,此刻我为了救父亲的性命,还有什麽好在意的?

  她转过脸来,看着父亲清瘦的脸颊。我的父亲萧炎,斗气大陆的传奇!您的女儿为了救你不得不……萧潇颤抖的伸出
手揭开他的黑袍,露出了萧炎健壮的胸膛,原来父亲那清瘦的外表下也藏着这样的肌肉,啊,这就是男人的胸怀,我的父亲!?

  她一咬牙,在昏暗的天地中,她能感觉自己的脸有多麽涨红。一口气把父亲的衣裤脱光,只见萧炎的鸡巴高高的耸起,如同一只怒龙,漆黑的山洞顿时蓬毕生辉。

    “啊,这鸡巴好大,父亲突破淫尊了吗?……”

  萧潇有些心里发毛,起初在树林中见过爷爷的鸡巴已算大陆罕有,可父亲的鸡巴却在伯仲之间,再则她根本想象不到有朝一日,居然要面对这种鸡巴!

  她的目光坚定无比!缓缓慢的脱去如雪的白袍,露出了她的处女瞳体,那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,凉意袭过,使她如玉的肌肤上寒毛立起,那粉红色的乳头迎风而立,像极了一颗成熟的樱桃。饱满的双峰,芊细的腰身,肥嫩的臀部,完全继承了母亲与眼前父亲的长处,登时她的美丽丝毫不亚于萧熏儿,甚至因为上古淫兽的本尊,她的身躯比上熏儿还要性感妩媚许多……


  她的娇躯在黑暗中颤抖,也许是因为对父亲的崇拜,而她感觉到双腿处有暖流袭过,她缓缓摩擦着玉腿,身后的臀浪缓缓颤抖,内心好像在这片寂静的空间里沈沦了,她的淫汁从腿根划落,‘滴答’落在地上。溅起一滴如雾的银光。

    她缓缓蹲下腰,萧潇鼻息微微一嗅,父亲的鸡巴骚味是如此刺鼻,缓缓的缓缓的……她将那大陆最强的鸡巴含进了嘴里,就此小嘴再也离不开那根宝贝了,气吞天下精。与她母亲一般再也离不开这男人的鸡巴了,或许她青出于蓝……

    口水沿着鸡巴菱滑下,那暴起青筋的怒龙,被她温柔的添弄,再后来她开始深深吞进了喉咙……此时她一边舔着那如鸡蛋般的龟头,一边套动着鸡巴末端。嘴里一直发着无意义的呻吟,那以前看的一切淫技,此刻皆用到了自己父亲身上,她越吞越急,直至满脸红霞,星蒙如雾。

    缓缓退回玉首,萧潇看着昏迷在地的父亲,他的嘴角似乎梦呢般说着什麽,她满足的一笑,缓缓分开了双腿,跨在了他的身上,几滴晶莹划落沾染在鸡巴顶端,从她的秘处到龟头窜连起一道薄薄的银丝,她咬了咬压一手握住萧炎的鸡巴,一手分开自己的桃花秘地,缓缓的,缓缓的坐下,往后的气吞天下精,这是她的第一次……

  她缓慢的往下压,萧炎的鸡巴如同铁铲一般挤开女儿的阴道。萧潇银牙一咬狠狠的坐了下来。

   ‘扑哧’

    终于。一行代表着少女贞操的殷红划落!,好痛,萧潇的泪水不由落了下来,因萧炎的鸡巴的侵入,而撕心裂肺,她禁不住向自己的小穴看去,那夹杂着血丝与父亲结合在一起的秘处,是那麽的紧密,甚至有一种异样的发自内心的喜悦……
   
     她开始将穴儿缓缓磨动,如电流般的感觉深深刺激着她,她的阴道开始湿润滑腻,巨痛过后是什麽?她开始回忆起见过的所有女子交欢的表情。萧潇开始受不了了,频频摇动屁股,看着父亲的鸡本在自己阴道中,进进出出的徘徊,她真的无法忍耐,双脚撑开,脚尖勾紧父亲的腰底,将那霸绝天下的淫尊鸡巴,生生坐到了底……她的穴儿深不见底,又紧又热,不愧是彩鳞的女儿!吞尽天下!

  「哦啊……」萧潇发出满足的歎息。

  「哈,呼!」底下的萧炎在昏迷中阵阵喘息

  「父亲!」萧潇的双手缓缓的捏着父亲的胸膛,阴道死死的将父亲的鸡巴尽数包裹。     

  驰趁了一阵的萧潇,脸色越发的红晕,过了一段时间,萧潇感觉到阴道里那异样的舒爽,觉得又酥麻又痛快,起初的疼痛早以不知被抛到了哪里,绣发在飞扬,而她的屁股淫蕩的起落起来……

  「哦,好难受,又长,好粗……好……哦……」

    萧潇的阴道因套弄而分泌了爱液,因爱液而湿润,随着她缓缓的套弄,她的小穴越来越痒,她也越来
越兴奋,套弄的幅度也逐渐的加大,终于,她和她爸爸的性器交合的地方发出了
唧唧的声音,女孩儿的雪臀不停的耸动,摇动,她的双眼微闭,满脸春意,嘴里
不由自主的发出娇媚的呻吟。

  突然,女孩儿的动作更加急剧,她猛烈的套弄、摇摆、扭动。

    “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   萧潇开始语无伦次的扭动着屁股,嘴里说着不要,只是她的腰却死死的将身下父亲缠绕,她的阴道向贪嘴的小孩一般紧紧的吞吐着萧炎的鸡巴,如同得到最美的宝贝,让她乐此不疲……

  「哦……啊……好厉害……要……哈……啊……父亲……」

  终于萧潇趴在了父亲雄壮的胸膛上,不停的娇喘,阴道不停的收缩,子宫里
涌出了一股股的热流,不停的沖击着深深插在她体内的淫尊鸡巴。

  萧潇身下的萧炎因受到润滑的阴道浸泡已是坚硬无比,更何况七彩吞精蟒的阴道更是世间名器,而他也从昏迷
中半梦半醒,迷迷糊糊中见那位美丽的女子,竟然骑着自己不断驰骋。猛的
一翻身,把女子压在身下,托起她一双如玉的白腿,鸡巴猛然挺进,如同顶穿她一般,一向他干人,何时轮到他被干!这才是骄傲的萧炎,把发当初独上云岚的少年!

  萧潇因父亲猛烈的动作而失神之即,下意识的托着自己的双腿,低头望去那一根粗大的鸡巴,如同打桩一般干自己的小嫩穴,她本尊的淫性再次被自己父亲激发,她的双臂紧紧的搂着萧炎的颈项,嘴里发出了迷人的呻吟。

  「好……好哥哥……好……你插的……啊……哦……爽……好舒服……你干的人家……好
舒服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舒服呀……好舒服……我叫你爸爸……好猛……啊啊……爸爸……啊……女
儿的小穴……给你操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好爸爸……干我……干我……我要来了……」

  终于,陷入在肉欲之中的萧炎哪管这女子在喊着什麽,或许这是在兴奋中的胡言乱语,只是他怎能将身下娇媚身躯与自己的女儿联系在一起呢?

    …………

  几个时辰之后,那个男子首先醒来,他看见自己浑身赤裸的压在女子的身上,
自己的大鸡巴与少女的小穴结合在一起。暗道:「怎麽了?朦胧中竟然干了这麽个绝色?」

  「父亲……父亲……」在女子在睡梦中缓缓抵吟,未干的泪行下,是嘴角那缓缓上扬的珠唇。

  看见如此美丽的少女,萧炎原本就泡在其阴道中的鸡巴,更是挺的坚硬无比。萧潇的眉头缓缓的皱了一下,作出挣扎的表情。与此萧炎捉住她的两只玉腿,抗上了自己的肩头,这个肢势让他的鸡巴可以进到阴道的最深处。萧潇光洁白晰
的屁股肉波蕩漾,萧炎将鸡巴向前一挺,‘滋’的一声,一插到底。

  萧潇马上摇摆臀部配合起来,她是真的浪了。萧炎低头看着这又骚又美的少女,暗想自己今朝算是吃到了嫩草!比小老婆紫研还嫩的小骚货。他也不知离开山洞后还能不能于这女子在欢好,不由得把握机会加紧抽插,把她这初经人事的小穴干的又红又肿。

  「噢……哈啊……」萧潇睁开了朦胧的双眼。

  萧炎快插了一阵,见身下的女子苏醒,不由的放慢了速度,一来可以品尝阴道那绝美的快感,二来可以好好的欣赏这美丽的少女挨插的表情。这可害死萧潇了,她咬着牙忍受着那要命的感觉。

    “哦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我们……我们不能再干了……啊……哈……真的不能……”突然萧潇开始死命的挣扎起来。

    只是蛇性本淫,她的灵魂似乎不断违背她的意愿,她的屁股不停的摇摆,她的胸部波涛汹涌,像是骚浪的哀求萧炎,而他依然缓慢的抽插她那迷人的小肉洞。

  萧潇心里一狠,猛然扭开身子,撑着萧炎的胸膛,他鸡巴瞬时滑出了阴道口,她嘴里说:「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……」

  萧炎不依不饶,伸手抵开她的腿弯,居高临下的抱着萧潇的屁股,屁股一沈,顺势一
插,再次将那硕大无比的鸡巴,挤进了女儿的小穴里!

   「哦……啊……不可以插啦……啊……你……知道我是谁吗?……啊……」

    「你是谁?是谁啊?」萧炎嘴里问着,身下却毫不停顿,一下一下重重的将鸡巴送到萧潇的阴道深处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是……我是……」

  萧潇怎麽能说的出口,看着父亲的鸡巴一次次进入自己的阴道,让原本的那丝愧疚也就此沈沦在肉欲里。只是父女乱伦这种事,让自己一个人承受便好了,这个秘密千万不能让父亲。

  「哦……我是……我是你姐姐……比你先入……先入星坠阁……你……啊……要叫人家姐姐……”那父女的秘密到了嘴便硬生生被她扭曲,毕竟谁能接受此刻疯狂交合的人是那种不伦之恋?

   「啊……姐姐就姐姐……有小穴插……叫干妈也成……」

  萧炎才不管那许多,只是一味的疯狂抽插,她的秘穴仿佛一个吸盘一般将他的龟头牢牢吸住。此刻萧炎忽然她抱紧他,萧炎知道她算是尝到了欢娱的颠峰了,更快速的为她抽动。


  “啊……坏家伙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啊……再重一点……嗯……没关系……再深……啊……真好……好弟弟……好哥哥……好萧炎哦……」

  萧炎看着身下女子眉宇间那骚浪的模样像极了自己的妻子彩鳞,只是这具肉体更加淫浪,更加的性感。大鸡巴凶狠的在紧密的肉穴中进出,萧潇呻吟得不成人声。

  「噢……好哥哥……」萧潇说:「姐姐要……死了……啊……好爸爸……啊……干死我……啊……干我……」

   记得药老与自己说过,在一次野外自己的妻子彩鳞与野兽交合,每每想到此处,他的心就会纠起,那是何等的疼痛(详见:操破之七彩吞精蟒)这些年来从不回加玛帝国,一来便是修炼报仇,当然这个原因也是其中之一。为了使自己与妻子的感情不受到裂痕,他选择将这事遗忘,只是这又怎能忘却。

     萧炎一边紧紧的搂着女子的蛮腰,一边将她的样貌与彩鳞融合在一起,使他爆怒之下疯狂的进出,对着女子的嫩穴就是一阵狂轰烂炸,双手猛烈的在其屁股肉上拍打

    “啪啪啪啪啪”
   
    愤怒让他癫狂之极,腰下疯狂耸动,手掌更是使劲的抽打在萧潇的肉臀上,嘴里疯狂的喊着“狗日的,你狗日的,彩鳞你这狗日的!”

  萧炎不再压抑,极度的放纵的享受起她美妙的肉体,萧潇被此时的父亲无情的揉虐暴插,三千轻丝夹杂着如雨的汗滞漫天飞扬,小穴儿因为疼痛收缩的更紧,销魂的感觉却又被屁股上那火辣的疼痛掩盖,让其欲仙欲死到极点。

   “啊……你疯了?啊……我好疼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  “狗日的,狗日的……”

 「不啊……天哪……我不是……我不是狗日的……你……啊……你才是……啊……狗日的……」

  听着父亲的口中呼喊着母亲的名字,另一种刺疼让萧潇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,母亲的那些丑事终结逃不过父亲的眼睛吗?那无力的忍受着父亲疯狂的抽插,她只觉得自己穴儿,又酥又麻,骚氧到了极限。

    萧炎被她叫得心旌动摇,反正她在讨着阳精,就听任感觉狂飙,让自己也推
上高峰,终于也要到了。

  「你骂我狗日的?」萧炎疯狂的怒吼,再次拍在那挺翘娇嫩的屁股肉上,激起一波肉浪,怒然又道“我日狗的!!我是日狗的!”

  萧潇正美得乱七八糟,忽然感觉一股又强又热的液体洒在穴儿深处,子宫不
断的收缩,终于攀上了人生第一次高潮。

  「喔……对啊……我要疯了……啊……你日狗的……啊……我是狗……啊……好厉害啊……插我……干我……日死我这母狗……啊啊……我是狗日的……再被狗日……啊……」

    寂静的洞窟之中,传出一对父女疯狂的交合声。

    吼……

    在萧炎父女攀登上肉欲颠峰的同时,夜的另一面,一只闪耀着金光的巨兽向他们交合之地极速掠来……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